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明湖商务大厦
电话:159-0531-4020
邮箱:23732115@QQ.COM
网址:www.cn8de.com
QQ:23732115

当前位置:首页 >名人家训
真德秀
发布时间:2018-07-15 21:19:27   发布人:八德文化
西山政训

作者:真德秀(宋)

【原文】某愿与同僚各以四事自勉,而为民去其十害。何谓四事?曰:律已以严:凡名士大夫者,万分廉洁,止是小善一点,贪污便为大恶不廉之吏。如蒙不洁,虽有它美,莫能自赎,故此为四事之首。

抚民以仁:为政者,常体天地生万物之心,与父母保赤子之心。有一毫之惨刻,非仁也;有一毫之忿疾,亦非仁也。

存心以公:传曰:“公生明。”私意一萌,则是非易位,欲事之当,理不可得。

莅事以勤是也:当官者一日不勤,下必有受其弊者。古之圣贤,犹且日昃不食,坐以待旦,况其馀乎?今之世有勤于吏事者,反以鄙俗目之,而诗酒游宴,则谓之风流娴雅,此政之所以多疵,民之所以受害也。不可不戒!何谓十害?曰:断狱不公:狱者民之大命,岂可少有私曲?

听讼不审:讼有实有虚,听之不审,则实者反虚,虚者反实矣,其可苟哉?

淹延囚系:一夫在囚,举室废兴;囹圄之苦,度日如岁,其可淹久乎?

惨酷用刑:刑者不获已而用。人之体肤,即己之体肤也,何忍以惨酷加之乎?今为吏者,好以喜怒用刑,甚者或以关节用刑,殊不思刑者国之典,所以代天纠罪,岂官吏逞忿行私者乎?不可不戒!

泛滥追呼:一夫被追,举室皇扰,有持引之需,有出官之费,贫者不免举债,甚者至于破家,其可泛滥乎?

招引告讦:告讦乃败俗乱化之原,有犯者自当痛治,何可勾引?今官司有受人实封状与出榜召人告首,阴私罪犯,皆系非法,不可为也。

重叠催税:税出于田,一岁一收,可使一岁至再税乎?有税而不输,此民户之罪也,输已而复责以输,是谁之罪乎?

科罚取财:民间自二税合输之外,一毫不当妄取。今县道有科罚之政,与夫非法科敛者,皆民之深害也,不可不革。

纵吏下乡:乡村小民,畏吏如虎,纵吏下乡,犹纵虎出柙也。弓手士兵,尤当禁戢,自非捕盗,皆不可差出。

低价买物是也:物同则价同,岂有公私之异?今州县有所谓市令司者,又有所谓行户者,每官司敷买视市,直率减十之二三,或即不还,甚至白著,民户何以堪此?

某之区区,其于四事,敢不加勉。同僚之贤,固有不俟丁宁而素知自勉者矣,然亦岂无当勉而未能者乎?《传》曰:“过而不改,是谓过矣。”又曰:“谁谓德难厉其庶,而贤不肖之分,在乎勉与不勉而已。”异时举刺之行,当以是为准。至若十害,有无所未详知,万一有之,当如拯溺救焚,不俟终日,毋狃于因循之习,毋牵于利害之私,或事关州郡,当见告而商榷焉,必期于去民之瘼而后已。此又某之所望于同僚者。抑又有欲言者矣。夫州之与县,本同一家,长吏僚属,亦均一体。若长吏偃然自尊,不以情通于下,僚属退然自默,不以情达于上,则上下痞塞,是非莫闻,政疵民隐,何从而理乎?

【译文】我愿意和同事们各自用四件事来勉励自己,同时又为百姓铲除十种祸害。四件事指什么?那就是:要用廉洁来约束自己。凡是你做士大夫的,非常廉洁,还只不过是一点小优点。而如果贪污,便更是最坏的不廉洁的官吏。如果蒙受了不廉洁的名声,即使有其他的优点,也不能赎掉自己的罪过。所以我把这放在四件事的首位。

要用仁爱来安抚百姓。从事政治的人,应当体察天地使万物生长的用心,以及父母养育幼儿的用心。只要有一点点儿狠毒,就不叫仁爱。有一点点儿愤激,也不是仁爱。

要用公心来要求自己。《左传》上说:“公心能使自己明智。”私心一旦产生,正确与错误就会掉换位置,混淆不分。再想做事情符合道理,就不可能了。

处理政事要勤快尽力。当官的人一天不勤勉,不面就一定有因此而受到损害的老百姓。古代的圣贤之人,尚且太阳不西斜顾不上吃饭,坐着等待天亮好去办公,更何况其他的人呢?现在社会上工作勤恳的官吏们,反被人们看成是鄙陋庸俗的人,而那些整天做诗喝酒、到处游玩吃喝的人,却被叫做风流雅致。这就是政治为什么有很多缺漏、百姓为什么受到损害的原因。不能不以此为戒。十种祸害是什么?那就是:审理官司不公平。官司是关系老百姓生命的大事,哪能有一点私心杂念掺和在里面呢?

倾听诉讼不能明察。诉讼有真话有假话。听取别人的诉讼而不能正确判断,那么实话反被当成假话,假话反被当成真话。怎么能马马虎虎不认真呢?

拖延审理囚犯的时间。一个人关在牢中,全家人都干不成什么事。关在监狱里面受的苦,使得过一天也像过了一年似的,哪能够拖延时间呢?

使用很残酷的刑罚。刑罚是不得已才使用的。别人的肌肤,就是自己的肌肤。怎么能忍心用酷刑来惩治别人呢?今天当官吏的,喜欢根据自己的高兴与不高兴来使用刑罚,更严重的还根据别人的旨意使用刑罚。这也是不想一想刑罚是国家的法律,是代替天来纠正罪过的。哪里是官吏发泄愤怒、施行私心的工具呢?不能不以此为戒。

抓捕人抓得太多。一人被抓起来,全家都被搅扰得惶惶不安。贫穷的人家免不了四处借钱,更厉害的则是到了家庭破灭的程度。能够抓人抓得太多吗?

诱使人去诬諂告发别人。诬諂告发是导致风俗败乱的原由。犯了罪的人自然应当严厉惩处,怎么能够去诱使人呢?

反复催促纳税。税是从田地中生出来的,一年只有一次收成,可以在一年中收两次税吗?该交税而不交,这是老百姓的不对。交过税了还要他们交,这又是谁的过错呢?

非法征税,聚敛钱财。民间除了两种税应当交纳之外,其他一点也不应妄自征收。现在州县为政征罚百姓纳税,这与非法收取财物,都是老百姓深重的灾难。不能不改掉它。

放纵官吏到乡下去。乡村的老百姓们,害怕官吏就像害怕老虎。放纵官吏到乡下去,就像放纵老虎出笼子之外。弓箭手和士兵们,更应当禁止他们携带武器外出。如果不是追捕盗寇,都不能放他们出去。

用很低的价格购买物品。物品相同,价格也就应该相同,哪能因官府或私人买就不同的呢?现在州县有所谓专管买物品的部门,买东西与市价比较,竟减少十分之二三,或者不马上付钱,甚至还有白拿的。老百姓哪里经受得住这些呢?

我是微不足道的,对于上面说的四件事,敢不努力去做吗?同事们是很好的,固然有不等去叮咛嘱咐历来知道自己努力的,但是哪里会没有应当努力而未能这样做的人呢?《左传》上说:“有了错误而不去加以改正,这就叫做有错误了。”好与不好的区别,就在于努力和不努力而已。至于十种祸害,有没有还不能详细地知道。万一有,就应当像去救掉进水里或失火的人一样,不能等哪怕一天才去做。不要因为习惯势力而不去改正,不要考虑自己一人的利害关系而不去改正,也不要因为事情关系到州郡的大官,便去告诉他们,与他们商量,而不去改正。只要一心想着去掉百姓的疾苦,这就行了。这又是我希望同事们能够做到的。

但我还有要说的话。州与县,本来就和一家一样。长官与手下人,也都是一回事。如果长官得意洋洋,自高自大,不将情况通报给下面;手下人畏缩不前,默不作声,不将情况汇报给上面。那就上下闭塞,是对是错都无法知道。政事的毛病,百姓的疾苦,怎么能治理得好呢?

上一篇:朱熹
下一篇:孙作
版权所有:百姓家训网      地址:济南市明湖广场大厦         备案/许可证:鲁ICP备16039126号
技术支持:济南网站建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