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

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明湖商务大厦
电话:188-5311-3720
邮箱:23732115@QQ.COM
网址:www.cn8de.com
QQ:23732115

当前位置:首页 >道德讲堂
《二十四耻》
发布时间:2016-10-28 21:09:07   发布人:八德文化
耻篇
 
一、【御妻求去】
 
齐相御妻。窥夫拥盖。意得气扬。羞其骄泰。
 
【原文】
 
周齐晏平仲之御者。为晏子拥盖而出。其妻从门间窥之。见夫扬扬自得。既而夫归。妻请去。夫问其故。妻曰。晏子长不满六尺。身相齐国。名显诸侯。妾观其出。常若以自下者。今子长八尺。乃为人仆御。然气扬意得。宜乎卑且贱矣。妾是以求去。其夫遂学谦退。晏子怪问其故。御以实告。晏子嘉其能自新。乃荐为大夫。
 
吕坤谓齐相御妻。仆人之妇也。其善观晏子。有士君子所不及者。彼奴颜婢膝。得之昏夜。而白昼通衢。志骄意满。是人也。何足辱人齿颊。独恨其妻不得见。即见之。亦未必羞。何者。彼固无所观而感也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周朝时候。齐国的宰相晏平仲。他有个驾车的人。那一天。他给晏子张了车盖出来。驾车人的妻子。就在门缝里去看。见了他的丈夫。这时候很有扬扬得意的神气。过了一回儿。驾车人回来了。他的妻子就要求丈夫和他离婚。驾车人觉得很奇怪。就问他妻子道。你为什么要我和你离婚呢。他的妻子说。晏子身体还不到六尺长。可是在齐国里做了宰相。名誉传遍了天下的诸侯。但是我看他出来的时候。他的态度是很谦和。常常好像自己不及他人的样子。现在你的身子有八尺长。可是给人家驾着车。像奴仆一样。但是你出来的时候。志高气扬。很有得意的神气。你所以应该做着卑贱的人了。为了这个缘故。所以我要去了。从此以后。驾车人就很谦下了。晏子觉得他的行为忽然改了。很奇怪。就去问他是什么缘故。驾车人把这件事的原委。老老实实地告诉了晏子。晏子很称许他能够改过自新。就荐他做了齐国的大夫。
 
二、【乐妻婉谏】
 
乐羊子妻。激耻指迷。夫还所拾。姑弃其鸡。
 
【原文】
 
汉乐羊子妻。史佚其姓氏。有志操。羊子尝于路拾遗金。归以与其妻。妻曰。妾闻之。志士不饮盗泉之水。廉者不受嗟来之食。奈何拾遗以自污也。羊子愧其言。弃所拾金于野而还。一日、有他舍鸡。误入园中。其姑盗杀而食之。妻对鸡不餐而泣。姑怪而问之。妻曰。自伤居贫。不能供具。致姑食有他肉。姑惭。弃其鸡。
 
许止净谓乐羊妻阻其姑与夫之恶。何其谏之出于几而不犯也。卒使夫得成名。姑知悔过。故有良妻胜于良友。有佳妇过于佳儿。治国家者。女教必不可忽。而论婚姻者。妇德极为重要也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汉朝乐羊子的妻子。他的姓名已经不可查考了。他的为人很有操守。有一次。乐羊子在路上拾到了人家遗下了的银子。就拿回家来给妻子。他的妻子说。我听到古时候的人。有志气的不肯饮盗泉里的水。就是因为那个泉的名字生得不好。廉洁的人不肯吃嗟来的食。就是因为他呼唤得太没有礼貌了。现在你为什么去拾了人家遗失了的东西。拿来污辱自己呢。乐羊子听了他妻子的话。觉得很惭愧。就把拾来的银子。去丢在田野里才回来。有一天。邻舍人家的鸡。走到他的园里来。他的婆婆就把这只鸡杀了吃着。乐羊子的妻子对了鸡流着眼泪。不肯吃。他的婆婆觉得很奇怪。就去问他是什么缘故。乐羊子的妻子回答道。我自己悲伤着家里贫苦。不能够办了好的菜来供养婆婆。以致婆婆吃着别人家的东西。他的婆婆听了很是惭愧。就把这只鸡丢掉了。
 
三、【叙母勉子】
 
叙母勉子。敌忾同仇。韦康遇害。耻岂一州。
 
【原文】
 
汉姜叙母。冀人。叙统军历城。马超杀韦康。叙姑子杨阜与叙谋报仇。母谓叙曰。韦使君遇害。岂一州之耻。实汝之负。汝无顾我。死国。义也。叙遂与阜击超。超闻叙等兵至。间道袭据历城。叙母为超所得。令作书招叙。母骂曰。汝背父之逆子。弑君之桀贼。乃犹腼然以面目见人。超怒杀之。事闻。魏公曹操嘉叹。手令褒扬。
 
戕官失地。一州之耻。人皆知之。杨阜与叙谋。即欲以雪此耻也。而姜叙母乃以一州之耻责诸子。俾其为忠义之大者。且不惜余年以为子累。竟严声厉色。痛骂马超之不知耻。虽巾帼而有须眉气焉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汉朝末年间。有个姜叙的母亲。是冀州人。姜叙在历城地方统领军队。这时候、马超杀死了冀州的刺史韦康。姜叙的姑表兄弟杨阜。就和姜叙想着计策。要替韦康报仇。他的母亲就对儿子姜叙说。韦使君被人家杀死。这那里是一州地方的羞耻。实在是你负了他呵。你不要为了我的关系。有所顾忌。要晓得为了国家去死。这是舍生取义的行为。姜叙就同了杨阜去攻打马超。马超得知了姜叙等的军队到了。就从小路里过去。把历城攻打下了占据起来。姜叙的母亲也被马超得到了。就叫他写封信去把儿子招了来投降。姜叙的母亲骂着他说。你是背了父亲的逆子。杀了主君的贼子。还有什么面孔去见人呢。马超生了气把他杀死。这件事后来传到朝廷里。这时候、曹操正做了魏国公。就很称赞他。亲手出命令叫把他的行为褒扬起来。
 
四、【王异激昻】
 
王异激夫。义不畏死。割爱无私。劝雪大耻。
 
【原文】
 
汉赵昻妻王异。躬着布韝。与昻守冀。马超攻冀急。刺史韦康暗与超和。超背约杀康而劫昻。质其子月以为信。昻与杨阜等合谋讨超。归谓异曰。谋如是。如月何。异厉声曰。雪君父大耻。丧元不足为重。况一子乎。昻遂闭门拒超。超杀其子。奔汉中。得张鲁兵。还攻冀。异复与昻等谋保祁山。超围之三十日。救兵至。乃解。
 
赵王氏最重耻。当梁双破西城。杀其二子。异恐为所侵。欲自裁。以女英故。被粪麻得免。事平。昻迎之。将至。谓英曰。向之不死。为汝耳。吾遭乱不死。何以面诸姑乎。遂饮药。吏救而苏。附录之以明其知耻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汉朝末年时候。有个赵昻。他的妻子姓王名异。亲自着了战服。同了丈夫守着冀州城。这时候、马超攻打冀州城非常紧急。冀州的刺史官韦康。暗暗地对马超讲了和。后来马超不遵守条约。把韦康杀死了。又想来劫赵昻。把他的儿子赵月带了去做着押信。赵昻同了杨阜等一班人想着计策。预备去讨伐马超。计谋定了以后。赵昻就回到了家里。对着妻子说。我们的计划已经这样的定了。不过这样一来。儿子月就保不住了性命。怎么办呢。王异就大声地说。替君父去报仇。昭雪了大羞耻。就是杀去了头。也不算什么一回事。何况是一个儿子呢。赵昻就关了城门拒绝了马超。马超于是把他的儿子杀了。逃到汉中地方去。借到了张鲁的兵。再来攻打冀州。王异又和赵昻等商量着去保守祁山。马超把他们围住。过了三十天。救兵到了。才得解围。
 
五、【许阮愧允】
 
阮氏貌陋。有识有辞。重色轻德。许允愧之。
 
【原文】
 
魏许允妻阮氏。贤明而丑。允始见愕然。交礼毕。无复入意。阮氏遣婢觇之。云有客在。阮氏曰。是必桓范。将劝使入也。已而允果入。须臾便起。阮氏留之。允曰。妇有四德。卿有其几。阮氏曰。新妇所乏惟容耳。士有百行。君有其几。允曰。皆备。阮氏曰。百行以德为首。君好色不好德。何谓皆备。允大惭。乃复留。久之。遂相亲重。
 
女子贵德不贵色。此无盐女所以见重于宣王。齐国且因之大安矣。然好色不好德者。比比皆是。闻阮氏言。能无惭乎。如不以为惭也。且不及一许允矣。而女之德。不及阮氏。惟色是冶者。尤可愧也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三国时候。魏国有个姓许名允的人。他的妻子阮氏。德性很贤良。可是相貌很丑陋。阮氏嫁到许家来的时候。许允见了。就吃了一惊。一切婚礼行完了以后。他觉得妻子的相貌太丑陋了。就有不肯进房的意思。阮氏就差了个丫环去偷看他们。丫环回来。对阮氏说。有个客人正和姑爷说着话。阮氏说。这个客人一定就是桓范。要劝他进房来的。过了一回。许允果然进房来了。停了一忽儿。就立起身来预备出去。阮氏把他留住了。许允就问他说。做妇人家的要有四德。现在你有几种呢。阮氏说。新妇所缺少的。只是四德里面的一种容吧了。可是我晓得读书人当有百行。你又有几种呢。许允说。都齐备的。阮氏说。百行里面以德行为第一样。现在你是好色不好德。怎么可以说着都齐备了呢。许允听了阮氏的话。非常觉得惭愧。于是就留在房里不去。过了许多时候。他两夫妻也就很相亲爱。很相敬重了。
 
六、【彭娥石鸡】
 
彭娥拒辱。大呼触山。石壁为裂。既入不还。
 
【原文】
 
晋彭氏女娥。宜阳人。遭世乱。父母为贼所害。娥负器出汲。闻贼至。还与斗。贼缚娥。驱出溪。将污之。溪边有石壁。高数十丈。娥以首触壁。大呼曰。皇天有神否。我岂肯受辱于贼奴耶。壁忽开数丈。娥趋入。贼蹑之。壁复合。皆磔死。娥遗器。化为石。形似鸡。后人因号曰石鸡山女娥潭。后有樵者。尝见娥在山洞间云。
 
彭娥知耻辱之所在。不惜以首触山石者再。呜呼。诚苦矣哉。余更惜夫眈眈逐逐者流。既杀其亲。又缚其身。将施以污辱。而未遂。反至己为石壁磔死无遗。噫、至诚所感。金石为开。吾于彭娥见之矣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晋朝时候。彭家有个女儿名娥。是宜阳地方的人。这时候正是乱世。他的父亲母亲都给强盗杀死了。彭娥正拿了器具去汲水。听到强盗到了。就回到家里和强盗去斗。当然一个女子那里斗得过强盗呢。就被强盗们缚了去。走出了一条溪以外。强盗们就要强奸他。那条溪的旁边。有座几十丈高的石壁。彭娥见了事机危急了。就用头碰着石壁。大声地喊着说。天上有神明的么。我那里肯受了狗贼的污辱呢。说完话以后。忽然那个石壁裂开了。有好几丈阔。彭娥就向石壁里面逃了进去。强盗也追着他进去。那个石壁又合了拢来。于是把那几个强盗都磔成了肉酱。彭娥当时遗下的汲水器具。也变成了石头了。形式像只鸡一样。因此后人就把那座山。叫做了石鸡山。那条溪叫做了女娥潭。表示纪念他的节烈。后来那个地方有个砍柴的人。曾经看见彭娥在山洞的里面。可见他已经成了神仙了。
 
七、【寡淑无惭】
 
晋寡妇淑。贞烈备谙。作书誓志。永矢无惭。
 
【原文】
 
晋寡妇淑守志。兄弟谋更嫁之。淑誓不许。为书绝之。其略曰。烈士有不移之志。贞女无回二之行。淑虽妇人。窃慕杀身成义。死而后已。夙遘祸罚。丧其所天。男未冠。女未笄。是以僶俛求生。将欲长育二子。上奉祖宗之嗣。下继禴尝之礼。然后觐于黄泉。永无惭色。兄弟不能匡我以道。博我以文。虽曰既学。吾谓之未。
 
寡妇淑之书。何其哀哉。盖女子自于归后。所赖者夫与子而已。不幸而夫亡。子弱女幼。正宜如淑书中所言。以抚孤为莫大之天职。不然。非特子女谁为教养。门户谁为支持。而不恒之羞。终身莫赎矣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晋朝时候。有个寡妇名淑的。守了节不肯嫁人。他的哥哥弟弟们。就商量着给他改嫁。淑就立了誓。一定不肯再嫁。并且写了一封信。给他的哥哥弟弟。表示了决绝的意思。来打断他们的念头。他那封信里的大略说。凡是义烈的人。就有一种不可改移的坚决志向。贞节的女子。就没有改嫁的行为。淑虽然是个女子。可是很羡慕杀身成义、不死不止的人。一向遇了灾祸。丈夫死了。儿子和女儿都没有长成。因此我勉强在世上做着人。将来把两个儿子抚养成了人。上面传续了祖宗的后代。下面继续了春秋祭祀的礼节。然后再到了黄泉下去见丈夫。这才不用惭愧了。现在哥哥弟弟。既不能拿正大的道理来辅助我。又不能拿先王的遗文来博学我。虽然你们是已经读过书的人。可是我说你们是还没有读过书哩。
 
八、【元妃受楚】
 
段氏元妃。被诬桎梏。恐辱祖宗。甘受楚毒。
 
【原文】
 
晋前燕主慕容儁。恶其弟吴王垂。中常侍诬垂妻段元妃与高弼为巫蛊事。欲以连污垂。儁收段氏。拷掠甚急。终无挠辞。垂愍之。私使人谓曰。人生会当一死。何堪楚毒如此。不若引服。段曰。妾岂爱死者耶。恐自诬恶。上辱祖宗。下累于王耳。辩答益明。垂因得免。段竟死狱中。后垂自立为后燕主。追册为后。谥曰成昭。
 
物必先腐也。而后虫生之。慕容儁先自不平于弟。故中常侍涅浩。谄上希旨。诬段氏以陷吴王。幸元妃志气确然。恐贻耻辱于祖宗。甘受箠楚。不为诬服。垂始得不中毒计。追谥之曰成昭。宜矣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晋朝十六国时候。前燕国主慕容儁。他和他的弟弟封了吴王名垂的。心里很不对。这时候有个中常侍官。诬说慕容垂的妻子段元妃。是同高弼做着法术诅咒人的事情。他的意思想把这个罪名来牵连慕容垂。于是慕容儁就把段元妃捉了去。动了刑具。把他拷打得很厉害。可是段元妃终究没有一句屈招的话。慕容垂得知妻子拷打到这个样子。就偷偷地差了一个人去对妻子说。一个人生活在世上。终究不免一死的。何苦受着这样的毒手呢。不如诬服了吧。段元妃说。我那里是怕死的人。恐怕自己诬服了这个恶名以后。上面要羞辱了祖宗的家声。下面要连累了我丈夫的呵。于是在询问他的时候。他的辨论和回答。愈加明白不屈。因此慕容垂才得免了。可是段元妃竟死在监牢里面。后来慕容垂自己做了后燕国的国主。追封段元妃做了皇后。谥法叫做成昭后。
 
九、【房崔愧心】
 
崔氏佐子。教化垂箴。不在革面。须愧其心。
 
【原文】
 
北魏房爱亲妻崔氏。清河人。亲授子景伯景光九经。景伯为清河守。贝丘民妇列子不孝。吏欲案之。崔氏使景伯呼其母入府。与己同居共食。置子于景伯左右。每景伯温凊。其子侍立堂下。未及旬日。悔过求还。崔氏曰。此特颜惭。尚未心愧。且置之。后二十余日。其子叩头流血。其母亦涕泣求还。乃始听之。终以孝闻。
 
许止净谓崔氏佐子出治。不尚齐之以刑。而贵道之以德。其教民也。不在革面而在洗心。呜呼。在上者如此亲民。唐虞三代之盛。又何以加焉。而其致治之由。乃出于母教。妇女之责任。不其重欤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北魏国有个房爱亲。他的妻子崔氏。是清河地方人。他有两个儿子。大的名叫房景伯。小的名叫房景光。崔氏亲自教他们读着易经咧、书经咧、诗经咧、礼记咧、春秋咧、孝经咧、论语咧、孟子咧、周礼咧、九部经书。后来他的大儿子房景伯。在清河做了太守官。有一个贝邱地方的妇人。来向官厅告诉他的儿子不孝的行为。官就要把妇人的儿子办罪。崔氏得知了这回事。就叫房景伯把那个妇人叫到衙门里来。和自己一同住着。一同吃着。又叫那个妇人的儿子。跟在房景伯的身边。每每逢着房景伯去问候崔氏起居的时候。那个妇人的儿子就立在堂下看着。果然这样的不到十天工夫。那个妇人的儿子就说改悔了。要求回去。崔氏说。这时候、他还是面子上的惭愧。并不是心里真真的惭愧。且不要理他。后来又过了二十多天。那个妇人的儿子叩着头流了血出来。他的母亲也流着眼泪鼻涕要求回去了。于是才叫他们母子回去。后来那个妇人的儿子。竟孝顺出了名。
 
十、【卢姨答狄】
 
卢姨一子。守义自甘。不事女主。仁杰大惭。
 
【原文】
 
唐狄仁杰为相。有卢氏堂姨。居于午桥南别墅。姨止一子。未尝入都城。仁杰每伏腊晦朔。修馈甚谨。常休暇。因候卢姨安否。适见表弟挟弓矢。携雉兔而归。进膳于其母。顾揖仁杰。意甚轻简。仁杰因启于姨曰。某今为相。表弟何乐。愿悉力从其旨。姨曰。相自为贵尔。姨止有一子。不欲令其事女主。仁杰大惭而退。
 
吕坤谓卢氏之贤明。不可及矣。止有一子。守义自甘。不以贫贱托当路之甥。已为世情所难。而不欲令其事女主一语。尤烈丈夫所难。世之轻于请托者。可以愧矣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唐朝时候。狄仁杰做了宰相。他有个堂姨母姓卢氏。住在午桥以南的一个别墅里。他的姨母只有一个儿子。不曾到过京城里。狄仁杰常常在每月里的初一十五两天。和夏天的伏日冬天的腊日时候总是很恭恭谨谨地。把礼物送到了他的姨母那儿去。有一天。正是官厅里休息的日子。狄仁杰就到了卢姨母里去问安。正看见他的表弟弟打猎回来。一只手拿了弓箭。一只手拿了山鸡兔子。进奉母亲做饭菜。回头看见了狄仁杰。就向他作了一个揖。意思是很轻便简易的样子。狄仁杰就对姨母说。现在我做了宰相。表弟心里所喜欢的事。我都可以给他办到。姨母说。宰相呵。不过自己觉得尊贵吧了。你姨母只有一个儿子。不要叫他去服事女皇帝呵。狄仁杰听了他姨母的一番话。就非常惭愧地退出了。
 
十一、【湛妻激贲】
 
贲妻一语。激耻攻书。湛郎及第。彭伉落驴。
 
【原文】
 
唐湛贲妻。进士彭伉之姨也。伉既登第。贲为郡吏。妻族贺伉。满座皆一时名士。伉居客右。一坐尽倾。而贲饭于后阁。其妻责之曰。男子不能自励。以致窘辱至此。亦复何颜。贲感其言。乃力学。一举而擢第。时伉方郊游。闻之。失声坠驴。时人语曰。湛郎及第。彭伉落驴。君子谓湛贲之妻。能激夫以成名。
 
人惟自励。则有志竟成。亦惟受窘。则有志者必自励。向使湛贲列坐于满堂名士之间。已当有愧矣。况饭于后阁乎。湛贲不自愧而其妻愧之。卒感妻言以自励。竟雪其耻。妇言之不可以已也如是夫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唐朝湛贲的妻子。就是进士彭伉妻子的姊妹。彭伉中进士的时候。他的连襟湛贲。还在县里做小官。彭伉妻子的亲戚和族里的人。都来向彭伉道喜。坐上都是当时的有名人物。彭伉坐在客人们的右边。一班客人很表示着佩服的态度。可是湛贲呢、却躲在后面的小阁子里吃饭。他们两个人的荣耀。也就天差地隔了。湛贲的妻子见了这般情形。也觉得很惭愧。就去责备丈夫说。做男子汉的、不能够自己勉励着自己。以致被人家穷迫羞辱到这般地步。还有什么面孔呢。湛贲感觉着他妻子所说的话不错。于是就竭力在学问上用功。果然一举登科。这时候彭伉正在野外游玩。得知了湛贲及第的消息。不知不觉的喊了一声。就从驴背上跌了下来。那时候的人。就有两句话说。湛郎及第。彭伉落驴。君子称许湛贲的妻子。能够激发了丈夫。使得丈夫成就了功名。
 
十二、【赵女惜颜】
 
贝州赵女。不肯腼颜。家人逼嫁。自缢舆间。
 
【原文】
 
宋赵氏女。贝州人。王则反。闻女有殊色。致帛万端。金千斤。聘为妻。约曰。女若不行。且灭赵族。父母不敢违。女不可。曰。吾虽女子。戴天子天。履天子地。十九年矣。纵不能执兵讨叛。奈何腼颜事之。涕泣不食。父母与族人苦守之。衣以则所遗后服。女曰。贼妇之衣。何云后也。家人掩其口。强逼登舆。女遂于舆中自缢。
 
赵女以一身系父母之安危。且以全族人之性命。不行固不可矣。行则腼颜事叛。惟于耻德有亏耳。第女子在家。从父为主。既为父母之命。似亦可以不死。虽然。千古贞女烈妇。只争此堂堂气节耳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宋朝时候。有个姓赵的女子。是贝州地方的人。后来王则造了反。晓得赵家的女儿相貌很好。就送了绸缎一万匹。黄金一千斤。做了聘礼。要聘他去做妻子。并且对他们约下的说。假使你们的女儿不肯去。就把赵氏灭族了。于是女儿的父亲和母亲。也不敢违背了他的命令。可是赵女不肯。他说。我虽然是个女子。可是头上顶的是宋朝皇帝的天。脚里踏的是宋朝皇帝的地。这样的已经有十九年了。纵然不能够手里拿了兵器。去讨伐造反的贼子。那里可以厚着面皮。去服事这种人呢。就流着眼泪不肯吃饭。他的父亲母亲和族里人。苦苦地看守着他。给他穿了王则送来的皇后衣服。赵女就说。这是贼婆穿的衣服。怎么可以说是皇后呢。家里的人快点掩住他的嘴。又强迫着他上了轿车。于是赵女就在轿车里面吊死了。
 
十三、【张徐骂军】
 
徐氏拒辱。怒骂溃军。凛凛大义。卓烈超群。
 
【原文】
 
宋张弼妻徐氏。和州徐闳中女也。建炎三年。金人犯维扬。官军望风奔溃。大肆劫掠。执徐氏欲污之。徐氏瞋目大骂曰。朝廷蓄汝辈以备缓急。今敌犯行在。既不能赴难。反乘间为盗。我恨一女子。不能引剑断汝头。以申国法。以快众愤。肯下心低首。受汝辈辱耶。第速杀我可耳。兵惭恚。以刃刺杀之。投江中而去。
 
耻德。妇女之最重者也。能守身不辱者。女子每优于男子。而能于颠沛乱离之际。挺身骂贼。责以大义。激其羞惭。且以速杀我为语。其浩然之气。上观千古。能此者殊不数数觏焉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宋朝张弼的妻子徐氏。就是和州地方姓徐名闳中的女儿。在建炎三年的时候。金人来攻打扬州。官兵不敢和他们对敌。望风奔逃。反而在地方上大大的抢掠。把徐氏捉去了要强奸他。徐氏突出了眼睛大骂着说。朝廷里养了你们这班人。就是为了有急难的时候要用。现在敌人来攻打皇帝巡幸的所在。你们既不能同赴国难。反而乘此做了强盗去抢劫人家。可惜我是一个女子。不能够拿了宝剑。把你们的头割了下来。一方面表示国家法律的尊严。一方面替百姓们平了公愤。那里肯低心下首。受了你们的污辱吗。把我快点杀了吧。那个兵士听了他的一番话。又羞又恨。就用刀把他刺杀了。又把他的尸首抛在长江里。扬长去了。
 
十四、【张计何愧】
 
张母计氏。送子长途。忠直得祸。有何愧乎。
 
【原文】
 
宋张浚母计氏。子幼时。即教以父之言行。后浚以秦桧误国日甚。欲力争以悟君心。念母年高。言之必致祸。忧之。体为之瘠。母怪问。以实对。母不应。惟诵其父绍圣初对方正策之辞。曰。臣宁言而死于斧钺。不忍不言以负陛下。浚意遂决。书上。窜谪。母送之曰。行矣。汝以忠直得祸何愧。惟勉读圣人书。无以家为念。
 
张太师君悦之妻。可谓善于教子矣。当浚幼时。能言、即令诵父所为文。能记、即告以父言行。无顷刻令去左右。故浚虽幼。视必端。行必直。坐不敧。言不诳。教使然也。至以何愧二字送行。嘉言不朽矣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宋朝张浚的母亲计氏。在他儿子幼小的时候。就教他父亲的说话和品行。要他照着父亲这般做。后来张浚在朝廷里做了官。因为看了奸臣秦桧的贻误国家。一天比一天的厉害了。心里想在皇帝的那儿去竭力劝谏。使得皇上有了觉悟的心。可是一方面又想到母亲年纪老了。假使我在皇帝面前。说了这样的话。一定得了罪。怎么对得住母亲呢。这样也不妥。那样也不好。心里忧愁得很。连身体也瘦了。计氏觉得很奇怪。就问他为了什么缘故。张浚就把实在情形告知了母亲。计氏听了也不去回答儿子的话。只读着他父亲在绍圣初年、对方正策的一篇文章、里面的几句话。我情愿说完话了受斩断的死刑。不忍心弗说话来负了皇上。于是张浚的意思就决定了。他把奏章上到了皇帝里以后。就把他贬了官。流放到远地方去。计氏就送着他说。安心去吧。你为了忠直得了祸。这有什么惭愧呢。你尽力读圣贤人的书。不要记念着家里。
 
十五、【李张题壁】
 
张氏题壁。谢绝舅姑。贪生失节。何颜见夫。
 
【原文】
 
元李茂德妻张氏。年十七。归茂德。生子庸。甫六岁。茂德卒。舅姑怜其少也。令改适。张不可。又令左右讽之。张曰。妇人之道。从一而终。理无再醮。死即可死。适人不可。贪生失节。何颜见我夫于地下也。遂题诗壁上曰。挺志清松操。持身白玉姿。天如怜薄命。此去变男儿。书罢。求自尽。家人防之密。乃截其发。以示不他。
 
妇人之道。惟时时存何颜见夫之心。则为女不致钻窥。为妇不致暧昧。而为寡母不至鲜终。李张氏以青松白玉为操持。宜朝廷之锡以匾。植以坊。官其子。赠其夫。而封以陇西夫人。令名千古矣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元朝时候。李茂德的妻子张氏。当他十七岁的时候。就嫁到李茂德的家里。生了一个儿子名叫李庸。才六岁的时候。李茂德就死了。他的公公婆婆。因为张氏的年纪很轻。就很可怜他。叫他改嫁。张氏不肯。又叫了底下人隐隐约约地讽谕他。张氏说。做妇人的道理。只晓得从一而终的。没有再嫁的道理。要我死。我就可以死的。可是要叫我嫁人。这是不可以的了。假使为了贪生在世上失了节。那末还有什么面孔到地下去见我的丈夫呢。于是就在墙壁上题了一首诗。诗里说。我的立志像古松般坚固。我的守身像白玉般清洁。老天倘然肯哀怜我薄命。下世给我做个男子吧。写好了这首诗。就要自杀。家里的人很严密地防范着。于是张氏就把头上的发割去了。表示着他的心里是没有二心的。
 
十六、【李哥羞业】
 
李哥娼女。不辱其身。怀刃骂令。狗彘牧民。
 
【原文】
 
元霸州女李哥。其母娼也。年十二三时。母教之歌舞。哥泣曰。女率有匹。我独为此乎。母告以业不可废。乃与母约。不粉泽。不茹荤。所歌多仙曲道情。孟津县令厚赂其母。夜抵舍。欲私之。哥怀刃卧内。骂曰。汝职在牧民。而狗彘不若。不急去。吾先杀汝。而后自杀。令惊走。知州闻其贤。聘为次媳。后与其夫拒寇而死。
 
李哥之避耻。难于他人。生身之母。歌舞青楼。十数年来目濡耳染。其能免哉。乃有确乎不拔之志。浩然不馁之气。则莲自污泥而出。益见其清。芝不择地而生。无碍其瑞。善自为之耳。于他人何有焉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元朝霸州地方。有个女子李哥。他的母亲是个妓女。李哥十二三岁的时候。他的母亲就叫他学习歌唱。学习跳舞。李哥不肯学。就流着眼泪对母亲说。凡是一个女子。大抵都是有匹配的。为什么我却独独里过着这种不顾廉耻的日子呢。他的母亲就对他说。这是我们的一种职业。那里可以废除了呢。于是李哥就和母亲约定了。面上不搽水粉胭脂。嘴里不吃荤菜。他所唱的曲子。都是一种劝人修行的仙曲和道情。有一次。有个孟津县的县官。把很多的金银送给了他的母亲。晚上到了他们家里。要李哥陪了他过夜。李哥就拿了一把小刀。藏在胸怀里。在着房里骂着他说。你是一个地方官。你的职任是教你去治理百姓的呵。但是你现在的品行。是连猪狗都不及的了。你若再不赶快地走。我先杀了你。然后自杀。县官听着慌得了不得。就走了。有个知州官晓得他的贤德。就聘了他去。做了第二个媳妇。后来李哥和他的丈夫。抗拒强盗。才被强盗杀死的。
 
十七、【脱怀闭门】
 
脱脱怀氏。夫君败归。羞其不死。竟闭双扉。
 
【原文】
 
元达尔玛妻脱脱怀氏。有志操。明大义。达尔玛仕元为副枢。元亡。梁王巴咱尔干尔密保云南。为恢复计。洪武十四年。傅友德等攻云南。达尔玛时守曲靖。战败驰归。脱脱怀氏闭门不纳。遥语之曰。君受国厚恩。兵败不死。何面目复立地上。乃鸩其二男一女。谓其下曰。我死。尔速举火焚屋。毋令我辱贼手。遂饮鸩死。
 
脱脱怀氏。一耻其夫之不死。而闭门绝之。二耻其子女将为亡国奴。而酖酒杀之。三耻己身死后之辱于贼手。而遗嘱举火焚之。嗟乎。一胡妇耳。而其知耻若此。则凡神明华胄。更可以深长思矣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元朝达尔玛的妻子脱脱怀氏。他的为人很有操守。明白大义。达尔玛在元朝是做了枢密副使的官。后来元朝亡了。梁王名叫巴咱尔干尔的。很秘密保守了云南地方。预备着恢复的计划。在明朝洪武十四年的时候。明朝的将官傅友德等去攻打云南。这时候、达尔玛正守着曲靖县城。打了败仗。逃回家里。脱脱怀氏知道丈夫是被敌人打败了。逃回来的。于是就关了家里的大门。不肯放丈夫进来。远远地对他说。你受了国家深厚的恩典。现在兵败了。还不肯死。又有什么面孔在世上做着人呢。就把他的两个儿子。一个女儿。都用毒酒药死了。又对了底下人说。我死了以后。你们快点放一把火。把房子烧了。不要叫我的身子受辱在贼子的手里。于是也吃了毒酒死了。
 
十八、【陶门四节】
 
陶门四节。朝野称奇。诏旌三代。不愧母仪。
 
【原文】
 
明陶镛卒于外。妻钟氏。年廿五。子继甫在抱。负镛骨四千余里归葬。继亦早卒。妻方氏年廿七。子亮甫二岁。以死誓。后亮举乡试。卒。妻王氏年廿八。妾吴氏年廿二。皆无子。贫不能支。或劝之嫁。曰。吾为节妇而不克终。即不愧他人。独不愧吾祖姑及我姑乎。乃共纺绩自给。越廿六年。事闻。诏旌三代。人称之曰四节里。
 
陶门三代四节。洵为希有。然钟氏犹有子继在也。方氏亦有子亮存焉。王吴二氏。则皆无子。贫又难支。惟以不愧为心耳。否则三代之旌何来乎。四节之里何称乎。一念之差。间不容发。能无勉乎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明朝时候有个姓陶名镛的人。死在异乡。他的妻子钟氏。年纪才二十五岁。儿子名叫陶继的很幼小。还在怀抱里。钟氏背了丈夫的尸骨。从四千多里远的地方。回到了家乡里。给丈夫葬好的。他这番的精神和毅力。是很可佩服的了。后来陶继也死得很早。陶继的妻子方氏。也只有二十七岁。陶继的儿子名叫陶亮。才两岁。方氏也辛辛苦苦死心贴地的守着节。后来陶亮中了个举人也死了。这时候陶亮的大老婆王氏。年纪二十八岁。小老婆吴氏。年纪二十二岁。两个人都没有儿子。家里又很穷苦。有人劝他们改嫁。两个人一齐说道。我们想做了节妇守着节。倘然终于守不住。就说对着他人不惭愧。难道对了我们的太婆和婆婆。能不惭愧的么。于是两个人。纺着纱。绩着麻。这样苦苦地自己度着日子。过了有二十六年的光阴。他们的苦节给皇帝晓得了。于是下了诏书。去旌表他家里三代的节妇。人家把那个地方。叫做了四节里。就是说有四个节妇的地方。
 
十九、【傅祝投汪】
 
祝氏守节。受绐于翁。误跪羞木。投入汪中。
 
【原文】
 
明傅四妻祝氏。早寡。舅姑逼嫁。不从。时县令张昺立二木于庭。曰、寡妇有愿守或嫁者。跪木下受判。其木一书节。愿守者跪之。一书羞。愿嫁者跪之。舅知祝不识字。使跪羞木下。判出。舅谓曰。张公判嫁矣。祝归。潜投其家汪中。舅怒。填土实汪。事久不泄。后亢旱。昺祷不应。得梦发汪。其尸如生。乃罪舅姑。自劾而得大雨。
 
我虽不杀伯仁。伯仁由我而死。昺之节羞二木。实欲使妇人知羞耳。初不料有狗彘不食之祝氏舅也。呜呼。妇人不识字。竟若是其苦乎。匹妇含冤。三年不雨。况含羞耶。愿为舅为妇为官者。其各慎之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明朝傅四的妻子祝氏。很早就死了丈夫。他的公公婆婆逼着给他改嫁。祝氏不肯。公公就同了媳妇。到县里去请求县官给他判决。这时候、那地方的县官姓张名昺。他就把二枝木头立在公庭里。对着他们说。守寡的女子。你的心里。或者愿意守节。或者愿意嫁人。任他选着跪在任何一枝木头的下面。那末我就可以宣判了。照县官的意思。在一枝木头上面。写了一个节字。就是给愿守节的跪的。又一枝的木头上面。写着一个羞字。就是给愿嫁人的跪的。县官这个意思是很好的。那里晓得祝氏是个不认识字的人。县官又没有对他讲解明白。他的公公晓得祝氏是不认识字的。于是叫他跪在写着羞字的木头下面。等到判决书出了。公公说。张县官判了你去嫁人。祝氏回到了家里以后。就暗暗地投在家里的一个池塘里死了。公公也就生了气。用泥土把那个池塘填满了。所以这件事。过了许多时候。并不泄漏出来。后来大旱。张昺求着雨。也一点没有效验。忽然做了一个梦。就把傅家的池。掘了开来。祝氏的尸首并没有坏。仍旧和活着一样。于是张昺就把他的公公婆婆办了罪。把自己的罪也弹参到上司里去。于是才下了大雨。
 
二十、【义明不辱】
 
义明被掠。赎妾使归。我则唯命。非辱闺闱。
 
【原文】
 
明李鸿妻孙氏。名义明。玉山人。以己无所出。乃为鸿置妾。妾方娠时。值袁三反。孙氏与妾同被掠。孙氏谓贼曰。彼有娠。愿以所携金赎之。使归续祭祀。我则唯命耳。贼如其言。行至西湖桥畔。贼欲污之。孙氏曰。向所谓唯命者。任汝杀耳。若将辱我。我乃儒家之女。头可断而身不可辱也。贼恚怒。遂杀之。
 
唯命二字。可以两用。贼方误以为乐从矣。然孙氏非有意两用也。可杀不可辱。士之女当如是也。贞烈之气。言行如一耳。若谓孙氏欲其妾之行远。而故作此语诳之。则孙氏之智仁勇。亦不可及矣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明朝时候有个李鸿。他的妻子孙氏。名叫义明。是玉山地方的人。他为了自己没有生得儿子。就替丈夫娶了个小老婆。正在怀孕的时候。逢到了袁三造反。孙氏和他丈夫的小老婆两个人。都被强盗抢了去。孙氏对着强盗们说。他是有了娠的人。我情愿把带着的金银。给了你们赎他回去。叫他继续了祖宗的香烟。至于我呢。任凭你们的吩咐就是了。强盗们也就依了他的话。把李鸿的小老婆放去了。走到了西湖的桥沿里。强盗们要行非礼。孙氏说。刚才我说着听凭你们吩咐的话。就是任凭你们杀了的意思。若是你们想来污辱我。那末我是读书人家的女儿。我的头是可以断的。可是我的身子是不可以污辱的呵。强盗们听了非常愤怒。就把他杀了。
 
二十一、【唐王愧丽】
 
唐妻王氏。富贵钗裙。华丽为愧。惟俭惟勤。
 
【原文】
 
明唐正之妻王氏。贵家女也。奁妆极盛。既嫁。见其夫家雅尚朴素。遂解去其所御金簪珥。而絅其华服。若以盛丽为愧也。正之亦世家子。祖为给事中。父为郡守。兄即荆川先生。科第奕世。不乏使令。而王氏于中馈女红。率身先诸僮婢。其所解去金簪珥。又以之易银为本。而经营什一之息。拮据勤生。若素处贫穷者。
 
郭燮熙谓唐氏科第奕世。仕宦簪缨不绝。既富贵矣。而雅尚朴素。不愧儒风。即正之妻。亦贵家女也。因见夫家朴素。遂以华丽为愧。以俭以勤。善治生业。是岂后世骄淫矜夸者。所可同日而语哉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明朝时候。唐正之的妻子王氏。是个富贵人家的女儿。嫁来的妆奁很多。王氏既嫁到了唐家以后。见了丈夫的家里。是崇尚俭朴。不讲究奢侈的。于是就把戴着的金簪金耳环等等都除下了。又把他穿着的华丽衣服。外面用另外的衣服罩了起来。好像是太华丽了。就有很惭愧的样子。王氏的丈夫唐正之。也是个世家子弟。他的祖父做了给事中的官。他的父亲做了太守官。他的哥哥就是有名的古文家荆川先生。家里的科名也是累世接续不绝。家中用人也很多。可是王氏对于妇人家应做的事。像烹调女工等等。他总是身先僮仆去做的。他又把除下的金簪金耳环。换了银子来。做了本钱。去经营十分之一的利息。他的拮据勤俭治生。好像是从贫苦人家出来的样子。
 
二十二、【徐女密缝】
 
徐女被摄。不贻羞容。投池以死。上下密缝。
 
【原文】
 
明施之济聘妻徐氏。年十五。字施。有汤某倚其侄宾尹官祭酒。强聘之。其父不受。汤惭怒。告宾尹。胁县令摄施及徐氏父女赴质。拟庭劫之。徐女被摄。次城东旅舍。投池中死。上下衣皆密缝。不见寸体。见者泣下。郡守张德明临视。立祠城东。邑绅刑部尚书徐元泰家居。以同姓出为主丧受吊。远近沓至。宾尹大惭。
 
孟子尝言可以死。可以无死。死伤勇。徐氏女则不得不死矣。里豪倚其侄之势。胁县摄之。且先使人殴施及媒妁于县门。以示声势。徐氏女其尚能免乎。密缝上下衣而投池。死后且不肯贻羞矣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明朝有个姓施名之济的人。他的未婚妻徐氏。年纪十五岁的时候。就许给施家了。这时候、有个姓汤的人。他靠了他的侄儿汤宾尹做祭酒官的势力。硬向徐家下了聘礼。徐氏的父亲不肯收他的聘礼。那个姓汤的人又惭愧。又生气。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侄儿。汤宾尹就强迫了县官。把施之济和徐氏父女两个。都捉到了县里去对问。就预备在公庭里的时候。把徐氏抢了去。徐氏被他们捉捕来以后。住在一个城东的旅馆里。就投在池里死了。上下身的衣裳。都密密地缝着。看不见一些儿的身体。看见了的人。都替他悲伤流着眼泪。太守张德明也亲自来看。就给他在城东立了一个祠堂。表扬他的节烈。这时候城里有个大乡绅。做了刑部尚书官的姓徐名元泰。正住在家里。因为和徐氏是同姓。就出去替徐氏主持丧事受吊。远近的人都赶了拢来。这时候汤宾尹感觉得非常的惭愧。
 
二十三、【张黄弃簪】
 
黄氏避质。匿子山阴。贼物污首。拔弃金簪。
 
【原文】
 
明张挺然妻黄氏。孝感人。崇祯末。贼帅白旺陷德安。授挺然为伪掌旅。黄氏泣止之。不听。贼令挺然取黄氏以为质。黄氏携十岁儿匿青山砦。挺然百计致之。黄氏终不出。挺然寄儿一金簪。儿以绾其发。黄氏拔弃之。曰、何为以贼物污其首。未几。贼败。挺然走死襄阳。黄氏乃躬自耕织。抚子成立。后以寿终。
 
泣止其夫莫为掌旅。忠矣。携十岁儿匿青山砦。义矣。拔弃贼之金簪。不使污其子首。廉耻之至矣。天壤间妇人之见识。有时反高出于男子。如张黄氏者是也。不贤而能之乎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明朝张挺然的妻子黄氏。是孝感县的人。在崇祯末年的时候。流贼的元帅名白旺的。攻破了德安县城。就叫张挺然做了流贼的掌旅官。黄氏流着眼泪。劝丈夫不要到流贼的那儿去做官。可是丈夫不肯听。流贼叫张挺然把黄氏送到贼军里去做押信。黄氏得知了。就带了一个十岁的儿子。躲在青山砦里。张挺然用尽了方法去叫他。黄氏终不肯出来。张挺然寄给儿子一支金子做成的簪。儿子就用了这个金簪去挽头发。黄氏见了。就向儿子的头上、把金簪拔下来丢掉了。并且说。为什么拿了强盗的东西戴着。以致污辱了你的头了。过了不多时候。流贼失败了。张挺然也逃走到了襄阳地方。就在那边死了。黄氏就亲自耕着田。织着布。抚养儿子长大成立。后来享受了很长寿的年龄。
 
二十四、【谢刘一间】
 
刘氏遇火。留屋一间。姑死妇免。云有何颜。
 
【原文】
 
明谢某妻刘氏。早寡。姑性悍。邻里畏如虎。刘奉事维谨。邻家夜火。刘急起。趋姑榻。请姑出避。姑曰。吾非不欲免。如有束缚何。吾死矣。汝急去。毋俱烬也。刘曰。夫亡无子。姑所恃者妇耳。今姑死妇免。他日何面目见夫地下。请俱死。抱姑而泣。已而火环爇四面。谢家独无恙。岿然一间。见者神焉。里人重其行。号曰一间楼。
 
谢刘氏、一农家女耳。家赤贫。屋湫隘。岁饥荒。以针黹所得。市甘旨奉姑。而自啖糠秕。姑犹怒其薄己。百方毒之也。至夜火泣誓同死。姑因感悔。爱如己出。其或为姑死妇免、何颜见夫之一语所感乎。
 
【白话解释】
 
明朝时候有个姓谢的人。他的妻子刘氏。很早就死了丈夫。守了寡。他的婆婆的性子非常暴虐。那地方的人见了他的婆婆。像见了老虎一样的怕。刘氏的服事婆婆又小心又恭谨。可是仍旧不能得到了婆婆的欢心。有一天的晚上。邻舍人家失了火。刘氏就赶快起来。到了婆婆卧榻旁边。叫醒了婆婆。一同逃出去。婆婆说。我不是不要逃性命。可是好像有绳索把我束缚的样子。怎么办呢。看来我的性命。是保不住的了。你快点出去吧。不要两个人都烧死了。刘氏听完了他婆婆的一番话。就说道。我的丈夫死了。又没有儿子。婆婆所依靠的人。就是媳妇了。现在若是婆婆烧死了。媳妇逃了性命。将来还有什么面孔、到黄泉下去见丈夫呢。我们婆媳两个。一同死吧。就抱了婆婆哭着。过了一回儿。火把谢家房子四面邻舍的房屋都烧掉。只有谢家的一间房子。孤另另地存着。看见了的人。都觉得非常奇怪。那地方的人。很敬重刘氏的品行。就把他住着的房子。叫做了一间楼。
 
【绪余】
 
女子之耻。莫大于失节。而取怜仰食。犹其次焉。故程子有言。饿死事小。失节事大。女子而不知耻。小之则冶容竞丽。大之则荡检逾闲。每因一念之差。卒致终身莫赎。不特羞污一己。玷累一生。抑且辱及舅姑。辱及父母。辱及夫家门户。辱及母家弟昆。甚至戚族含羞。子孙蒙垢。其害有不可胜言者。故女子有耻。则于父母舅姑。即可为孝。于兄弟。姊妹。即可为悌。于夫主即可为忠为信。而其待人也必以礼。其处事也必以义。其接物也必以廉。德必修。言必慎。容必正。功必勤。三从必正矣。故耻足以赅女子之万行而无遗焉。
版权所有:八德文化网      地址:济南市明湖广场大厦         备案/许可证:鲁ICP备16039126号
技术支持:济南网站建设